今天是: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校友之家>>校友情怀>>正文
感恩母校
2017-10-31 2003级生物科学(师范)专业侯刚  审核人:

今天一早,母校宁夏大学姬老师给我发来微信,通知我入选了全国创新创业导师库,成为了一名创业导师。一时间,除了欣喜,更多是对母校的感激。我,一个曾经通过教师子女身份加分才勉强进入大学就读的学生,到现在成为一名创业导师,这其中,母校,给了我太多太多……

2003年9月,稍显稚嫩的我迈入了宁夏大学,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我就读的是生物科学专业,但我却热爱文学,所以立刻加入了院报编辑部,当了一名小小的报纸编辑:大一,文学版编辑;大二,副主编;大三,主编!就这一份小小的报纸,却为我之后的创业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因为这份报纸完全由我们自己设计,自己拉稿,还要自己联系印刷厂,和印刷厂工作人员一期排版,当然,也要讨价还价,1000份报纸,只有500元的经费。通过大家一起努力,学院老师们也是各种帮助,我们竟然做出了当时宁夏大学最好的院系报纸。当然,这个最好,是我们自封的,我们将各个学院的报纸搜集到一起,进行对比,尤其是和人文学院的报纸对比,最后,我们一致认为:我们生命科学学院的报纸办得最好!当时的那种得意,我现在仍然能够感觉到,因为这些年,我在创业路上,就像当时办报纸那样认真、努力……

大学四年,我不算是一个“好学生”,因为我一直有些“不务正业”,因为我把精力都放在了办报纸和写小说上,专业课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大部分专业课我都是勉强过关,但还是有五门课陆陆续续“挂”了。所有专业课中,我学得最好的应该是植物学,尤其是植物分类学。当时给我们代植物分类学的是张晋宁老师,他的课堂实在太生动有趣,让我放下了手中的小说,认真听起了课。后来张老师又亲自带我们深入六盘山进行植物学实习,从山坡下到水沟,从水沟淌到小河,再从小河爬上山崖……一路上,张老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大部分时间走在前面引路,偶尔停下来给我们详细讲解六盘山的植物种类,采到好的标本时,和我们一起兴奋大笑。从那时起,张老师那坚毅的国字脸,浑厚的声音,慈祥的话语,就深深印到我的脑海里了。但没有想到的是,我们会是在那几届学生中最后一次进入六盘山进行植物学实习的学生,直到两年后,突然听到张老师病逝的消息,我们全都大吃一惊,才知道,张老师早已病重,本不适合再进入六盘山长途跋涉,但因为全宁夏最适合进行植物学实习的地区只有六盘山,而他又是当时唯一一位能够带领学生在六盘山实习的教师,为了让我们能够得到最好的实践,他还是带着我们进入了六盘山……现在,我也是一名教育工作者,在教学中,我会竭尽全力帮助每一个学生,在管理中,我又会严格要求每一位老师必须对学生认真、负责,绝不允许工作不认真的教师存在我的团队之中,因为,在我心里,有一位张老师,他,永远微笑着,注视着我……

我很幸运,进入了宁夏大学,遇到了很多好老师!大三的时候,我开始着手出书,但宁夏出版社索要的出书经费实在太高,对还没有经济能力的我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宁夏大学退休老教师薛光明老师。那天,我和几位同学在金波湖上散步,远远听见一位老人在大声的朗读高尔基的《海燕》。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湖面的长廊上,一位满面红光、略显微胖的老人在倒着慢走,一边走,一边大声的朗读,湖面上来来往往的同学都向他投去诧异的目光,他却完全不在意。当我们走到他身边时,我们中的一位女同学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报以微笑,停下了朗读,对我们爽朗的说:“我发神经呢!”那位女同学一下涨红了脸,我则赶快打圆场:“老师,您读得真好!”就这样,我与薛老师成了忘年之交,我经常到金波湖与他一起讨论朗诵的技巧,我也会朗诵自己写的诗让薛老师点评。当薛老师知道我想出书时,他立刻帮助我辗转联系到了内蒙古文联主席乔樹升乔老师,于是,我坐着火车到了内蒙乌海市,乔老师就招呼我住在他的家里,给我指导文字,帮我校对文稿,而我,能回报的,就是给乔老师夫妇做了一顿我拿手的中卫特色的拌面……

书,很顺利出版了!但书的销售是我面对的更大难题!那时,初生牛犊不怕虎!我到学院,负责学生管理的苏宇静老师将学院用过的旧横幅的红稠给了我,我拿起毛笔,在上面大大的写上“《黄河恋》现场签售!”,将我自己写得横幅绑在校园的两棵树上,我在横幅下摆一张从学院借来的课桌,再摆上书,坐在那里,就开始售书了!同学们纷纷轮换着陪着我,那时马上要期末考了,他们却抽出宝贵的时间,每卖出一本书,他们似乎比我还兴奋。同时,学院的纪春华书记帮我联系了校图书馆,给我在校图书馆报告厅做了一场“新书报告会”,我成为了那时唯一一位在校图书馆报告厅做报告会的学生。就在卖书的同时,《细胞生物学》的补考开始了,很惭愧,补考名单里有我。但那些天,一直为出书、售书在奔波,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复习,我已经做好了再次补考的准备。就在这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吴晓玲老师打来的,她温和的询问我书销售的情况,告诉我第二天到她办公室,她帮助我复习。第二天,吴老师细致的帮助我把知识点梳理了一遍,又给我将几个重难点详细讲解明白,确保我能够通过补考了,她才停下来,却又从包里拿出了200元钱递给我,说:“我买你10本书,一定要给我签名啊!”眼泪差点就从我的眼眶里涌出了……

感动还没有结束。期末考试刚刚结束,我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侯刚,我是张大治。你《动物分类学》最后一次作业怎么没有交?”“啊?”我傻眼了,因为出书,我完全忘记了还有作业的事情,心想:“完了,又要挂一门课了,《动物分类学》期末考,我知道自己考得很一般,如果少了作业,平时成绩一旦扣分,我基本就没有过的希望了。”电话里的声音继续:“啊什么啊?你赶快把作业补交上来,我知道你最近都在忙着出书,情况特别,我就特别对待。你看你,这次期末考,考得又不太好,你把作业补上,平时成绩我给你加上,刚好能过,所以,尽快。明天下午交到我办公室来,来的时候记得给我拿一本你的书,记得签名啊!”

2007年6月14日,大学毕业离校的那一天,我拿着行李,站在校门口,很久之后,才转身离开,再见了,我的大学!再见了,我的同学们!再见了,我的老师们!再见,母校!

但我和母校的羁绊并没有结束,毕业之后,在姬老师帮助下,我又多次回到母校和学弟学妹们分享工作及创业的经验。每一次回到母校,我都感觉回到了家,分外的亲切,分外的温暖!今年7月,同学们组织在母校举办毕业10周年同学聚会,我因为孩子刚出生无法离开没能成行,这是我的一大遗憾。但是,母校,我还是会回到您的怀抱!

 

作者:侯刚,男,2003-2007年就读于宁夏大学生命科学院生物科学(师范)专业。现中卫市启迪教育培训学校校长,宁夏大学首批特聘创业、就业指导教师。

关闭窗口